晴雯:熬过大观园最后一夜,我的生命怎样走向尽头?追忆3个女人

(1/5)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晴雯:熬过大观园最后一夜,我的生命怎样走向尽头?追忆3个女人

追忆3个女人:晴雯熬过大观园最后一夜,生命稀里糊涂走向尽头

又是一年中秋夜,园子里的繁华好像一如既往地欢乐和热闹,而我,晴雯,则孤身躺在怡红院的病榻上。

自从十岁进荣国府开始,我在这里度过了很多愉快的中秋,但今年这个中秋于我而言,却是难熬甚至难堪的。

就在几天前,因为大观园里的一个绣春囊,王夫人率先策动了抄检大观园的行动,首当其冲的就是各房里的丫鬟们。

这件事王夫人做得周密又迅速,事先并没透露半点风声,大观园里的人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作为宝玉房里的丫鬟,我虽嘴尖性大些,但本心纯良,像袭人、秋纹等和宝玉等做的鬼鬼祟祟的事,我并不屑于做。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并没有任何证据和事实,王夫人仅凭“长的妖妖俏俏”就给我定了罪,说我勾引了她的宝贝儿子宝玉。

因为宝玉生就的“痴情”性格,对女孩们体贴有加,平日里说话做事不防头是有的,但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如果说勾引宝玉,这怡红院里和宝玉有“猫儿狗儿”瞒人事的不知有多少,也不见有什么厉害的罪过,偏是我这样的,反而就咬定了一个这样的罪名,真是让人有嘴难辩。

抄检大观园后,因为是中秋节的好日子,王夫人并没有对我有进一步的惩罚,但我也明明能嗅到一种危险的讯息正在酝酿,犹如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平静,不知明日那炸雷响动时是怎样的摄人魂魄。

我蜷缩在病榻一角瑟瑟发抖,思绪不觉随着园子里的笛声走进我坎坷的一生。

赖嬷嬷:流浪岁月里第一个给我衣食的恩人

在红楼的年代里,我,晴雯,无疑是一个最不幸的女孩。

与鸳鸯这样的家生子不同,我是被荣国府用银子钱买来的丫头。

10岁之前,“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是我童年的写照,上无父母下无姐妹,一个孱弱女童只有一个亲戚——姑舅表哥多浑虫。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