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打匈奴可以没卫青霍去病,却不能没有他!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汉武帝打匈奴可以没卫青霍去病,却不能没有他!

原标题:汉武帝打匈奴可以没卫青霍去病,却不能没有他!

文:夏彦(微信公号读史专栏作者)

汉武帝无疑是一位雄才大略、功名卓著的皇帝。正是从他开始,华夏民族才真正鼎立千秋,始终昂首伫立在历史的最前端。而他最大的功劳就是抗击匈奴,开疆拓土。他在位54年,打了44年的仗。把一个骁勇善战的马背民族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让其“不敢南下而牧马”。卫青、霍去病等一批绝代名将,如众星捧月拱卫汉武帝一道,创造了华夏民族不朽的历史。

但是,在抗击匈奴这一史诗级的汉朝大片中,今天我们大多数人都只记得汉武帝的英明神武,只记得卫青、霍去病这些民族英雄的所向披靡,却忘记了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背后还有一个人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就是大汉第一经济学家、汉武帝的第一财政部长、农业部长兼汉军后勤部第一副部长——桑弘羊,他为汉武帝征讨匈奴提供了财政支撑、物质保障。

说桑弘羊之前,咱们先看看汉武帝继承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江山。

说实话,汉武帝的太爷爷汉高祖刘邦虽然开朝立代,但是当时的大汉江山经过秦末的连年征战,早已满目疮痍,国家一穷二白,皇帝想找四匹同色的马都找不到。但是一统天下的刘邦心气高啊,拖着这样的烂摊子去打匈奴,结果在白登山之战中差点被俘虏。

从那以后,刘邦和他的后继者们开始实行与民休养生息的政策,说白了就是死活不打仗,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闷声发大财。国家将开矿、煮盐甚至铸钱等经营权都下放给诸侯国或者民间,税收也是能减就减。以农业税为例,传统农业税,是按十分之一征收;文帝之初减少至十五分之一,之后减到三十分之一,甚至有十几年干脆不收了。

宫廷开销上边也是能省就省,汉文帝刘恒更是“抠”的不行。据说文帝寝官里的帐帷数年不曾更换过。一次,有关单位奏报要建筑一座观景台,算一算要花百金,文帝说:“百金是十家中等民家一年的生产值,我继承先帝的宫室,总是怕做不好令高祖蒙羞,建什么楼台?”

皇帝都这样的节俭,因此,尽管赋税收入那么低,国库还是富得流油。长安国库的钱,绳子都朽烂了,数都数不清——这就是史上有名的盛世:文景之治。

从这点看,汉武帝是个绝对的富二代甚至富三代,国家这么有钱了,还和什么亲,就召集大臣开了个会,商量打匈奴的事,但是除了一部分主战派武将,大多数大臣仍然主张和亲,汉武帝看了当时还是财政顾问的桑弘羊,桑弘羊数了数国库这些年的家底,点了点头说:“陛下,没问题,这个可以打。”

于是,这个会最终做出了对匈奴开战的决定,这一打就是半个世纪。

大家都知道自古以来打仗就是打后勤,打的就是综合国力。武帝初年的财政蓄积消耗得很快,光是准备打仗必须的战马就耗费几十亿钱。但汉武帝想当大有为之君,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花钱如泄洪水。例如,元朔二年建立朔方郡,费用达数千亿钱;除战争消耗外,还对有功官兵赏赐黄金二十余万斤。

事实上,战争开始不到八年,国库的钱就花的差不多了,而汉武帝还酝酿着一次比一次大的战役。庞大的军费没了着落,就找来桑弘羊。而桑弘羊给汉武帝刘彻说了几个理财的想法。当时的汉武帝脑子里想的只有打匈奴,哪管这些,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桑弘羊于是按照汉武帝的要求马上付诸实施。

首先是将吃着国家低保的灾民、贫民迁徙到刚打下来或者人烟稀少的地方落户垦荒。这样一方面减少了财政负担,另一方面还能增加国家税收,而且把人迁徙到战区还能对战争时军队后勤运输节省开销。可谓一箭三雕,桑弘羊真是个天才。

其次是实行盐铁官营。以前这块的钱都让诸侯国和民营企业赚了,现在收归国有,这是一笔巨大的收入。

第三是实行算缗。这是桑弘羊最天才的税收政策,简单说就是从事不同行业的按不同的标准收税,从事商业、金融业以及个体户等按照各自的营业额、以及不同的标准收税。更狠的是看人收费,例如桑弘羊搞了一个车船要征通过税,车一辆一般人纳税一算,商人加倍,发现逃税、漏税的要么没收财产,要么发配充军。

通过以上三大理财措施以及一些辅助政策,汉武帝的军费有了保障,直接保障了元狩四年的漠北决战。要知道,当时卫青、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身后可是有五十万后勤保障部队啊。这么大的开销与桑弘羊推行的这些政策从而增加国库收入是分不开的。

之后成为大司农中丞(代理财政部长)的桑弘羊更是进行了彻底的经济改革,先是为了打击分封国贵族势力以及地方豪强,鼓励大家举报贪官、造反的贵族,一经查实,立即没收财产。还对那些纳税大户给予权力开放政策,纳税多的就可以获得爵位。一收一放,既打击了豪强、贵族,减少了他们造反的可能性,又增加了国家税收。

然后又将铸币权收归国有。以前吴王刘濞只是掌握着一半的铸币权利,不到二十年,他就富可敌国。进行币制改革不但增加了国家的财政收入,而且稳定了市场和流通。

同时桑弘羊还发展了纳粟买官或赎罪的办法,准许纳粟免徭役或免告缗,依不同对象而定:吏纳粟可以补官,罪犯纳粟以赎罪。看来东汉末年的卖官制度,在汉武帝时就已经初漏端倪。

元封元年,武帝提升桑弘羊为治粟都尉,兼大司农,总管财政经济工作。成为大汉第一个集农业部长和财政部长的人。由于桑弘羊的努力,汉朝的财政政策日趋完善,既保证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对匈战争,有稳定了国内的经济秩序。才使得汉武帝做了亡秦之事,却避免了亡秦之祸。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