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英雄全伙受招安责任全是宋江的么?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梁山英雄全伙受招安责任全是宋江的么?

水浒传结局死的死,伤的伤,之前那么厉害的人,九死一生,在最后几集,命就跟草芥一样,说没就没了,让人唏嘘,尤其是宋江招安,更不能让人理解。

提起梁山英雄招安,我们总喜欢把这笔账一股脑儿算到宋江头上,斥之为"典型的投降派"、"瓦解农民革命的蛀虫"、"断送梁山好汉前途、生命的罪魁祸首"等等。当然,作为水泊梁山大头领的宋江,在两赢童贯、三败高俅的大好形势下,积极推行招安是要负一定的责任。但是,梁山好汉最后毕竟是全伙接受招安,梁山好汉们难道就没有一定的责任么?

那么梁山好汉最后为什么会全伙受招安呢?梁山内部有主张招安的班底子

一、朝廷战败的旧臣

梁山当中的大多数人,未上梁山之前本身就是统治阶级中的一员。他们有的人历来受恩宠,祖辈封王封侯,自己也享受着同样荣誉,官位也不低,身受朝廷重用。比如关胜任浦东巡检,呼延灼当汝宁郡都统制,进剿梁山时都为率军主将,态度都十分顽固、恶劣。呼延灼出征前曾得皇帝亲赐踏雪乌骓马,受宠若惊,当即在高俅面前表示:"若是误举,干当重罪。"青州兵败,全军覆灭,呼延灼首先想的是借军报仇,借军报仇惨败,投降梁山后表白一番:"非是呼延灼不忠于国。"关胜呢,听罢朝廷宣他进剿梁山文书后,先是"大喜",有报国之机,然后是在蔡京面前献计剿"匪"。捉住前来袭营的张横,笑骂一阵后,表示"直等捉了宋江,一并解上京师"请功。交战中,一再怒骂宋江等背叛朝廷,以示自己忠于朝廷。中计被俘,认为"无面还京"、"愿早赐一死",投降后,还表示了"有家难奔、有国难报"的感慨。这些战败投降的军官,愿留梁山并非真心,而是"无面还京",败责难逃,只好暂住水泊避难。再说宋江在他们面前一再表白:"小可宋江怎敢背负朝廷?盖为官吏污滥,威逼得紧,误犯大罪,因此权借水泊里暂时避难,只待朝廷赦罪招安。"宋江这一席话,又正好与这些"有家难奔、有国难投"的败将们一拍即合,所以,他们败降并非真的上山为寇,而是"只待朝廷赦罪招安",只要有这个机会,他们怎么不投赞同之票呢!

二、地主豪绅

像卢俊义、李应等一干人原为地主豪绅。卢俊义是河北大名府的"第一等长者",开着解库(当铺),放高利贷剥削平民,成为"五代在北京"的富豪世家。在经济上属于上层人物;在思想意识上,他恪遵封建礼教,坚决维护封建正统秩序,对农民起义恨之入骨,立志要梁山泊"人人皆死、个个不留"。路过梁山时,特意带上一袋麻绳,挂上四面小旗,狂妄地表示:"一心只要捉强人,那时方表男儿志",直接向梁山义军挑衅。最后卢俊义被擒上山,宋江请他做山寨之主,他是"生为大宋人,死为大宋鬼,宁死实难从命",予以坚决拒绝。李应虽说没有卢俊义那样顽固反动,然而本质与卢俊义一样。试看他与祝家庄、扈家庄结成反动联盟,建立地主武装,其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梁山起义军。因救了当时还不是梁山好汉的时迁,受祝家小子们的侮辱,又有一箭之仇,才使这个反动联盟关系出现裂痕,但他并不因此接见来访的宋江。祝家庄、扈家庄被梁山义军攻破后,冒充知府的梁山好汉前来追询时,他还一再表白"小人是知法度的人"。为何"使不得"呢?卢俊义那"生为大宋人,死为大宋鬼"是最好的注解。因为他们是封建社会的宠儿,封建社会正是由千千万万他们这样的宠儿所组成,最高统治者--皇帝只是他们的总代表,封建王朝是他们利益的保护者。也正因此,才使得卢俊义成为"五代在北京"的富豪,李应才有独龙冈上这个拥有地主武装的独立王国。他们最后上梁山,是迫不得已的。逼他们的不是朝廷,而正是梁山上的这伙"强盗",是这伙"强盗"破坏了自己的安宁、幸福生活;是他们逼得自己"有家难奔、有国难报"。梁山上虽说过着"大碗喝酒,大秤分金"、"异样穿绸缎"的生活,但比起他们原先的生活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他们人虽上了梁山,但心依然留恋过去,他们的思想也与宋江一致,是暂避水泊,专等招安,故此也就成为招安派中的支柱。

三、皇亲贵族

再说说柴进这个贵族。柴进是大周柴世宗嫡派后裔,本身就是"累代金枝玉叶,先朝凤子龙孙","因为祖上陈桥让位有功,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予他誓书铁券"。在政治上,他享受着连一般官僚都享受不到的特权;在经济上,他有气派豪华的庄园,这庄园的财富,正是柴进从农民身上"聚敛"起来的。但是,他又是封建统治者中的开明者。他敢于结交天下好汉,救助遭配之人。其目的不是有意与朝廷作对,而是为扩大自己的影响,巩固自己的地位。一旦自己有难,立即会引起社会助援。事实也是如此,当他受殷天锡欺凌时,李逵挺身而出;当他受害时,梁山好汉不惜一切相救。他上梁山,并非是他对封建王朝本质有所认识,而要与之决裂,而是他在内部纷争失败后逼上梁山的。他的政治地位、经济地位比卢俊义、李应等更加优越,盼招安的心情就更加迫切。上梁山后,他不是认为"国家被我们扰乱"而叹息不已吗?

对于这些心怀异胎之人,宋江却统统委以重任,把他们安排在执掌梁山政治、军事、经济大权的重要岗位上。卢俊义坐了第二把交椅,成为梁山寨的副统帅,柴进、李应执掌山寨的财政大权,五虎将中朝廷降将占有四人,而关胜名列榜首,马军八骠骑中,六名朝廷降将、官吏,两员地主阔少,"五大寨"、"四小寨"、"三座关隘"等重要部门也都有这些人。宋江曾多次宣称:"你看我们众兄弟们,一大半都是朝廷军官",而梁山的核心中又大多是这些人。而这些人不但身居要职,而且影响大、能量大,很有号召力。有了这么个班底子,宋江就是没有招安思想,耳濡目染也会受影响。更何况宋江还存在着严重的招安思想,宋江的这种招安思想稍一冒头,那招安也就势在必然了。随大流的人马

这班人马是由朝廷下级官吏,管家,手工艺人及绿林好汉等人组成。这些人由于经济、政治地位的不同,表现也不一样。比如史进、穆弘等,他们生活比较殷富,他们对待农民起义军的态度也和卢俊义、李应一样。比如史进,不用政府指令,他就在家乡自动组织起一支三、四百人的武装,"拴束衣甲、整顿刀马,提防贼寇"。他认为农民起义军是"犯着弥天大罪,都是该死的人"。但与卢俊义等有不同之处,他们不是主动向农民起义军挑衅,而且有江湖义气,同情起义军的不幸,愿与他们为友。但要他上山参加聚义,同样他也认为这是"把父母遗体来玷污了",是不清白之事。只是最后为寻找师父将家产用尽,走投无路,不得不单身"剪径"为维持生计。最后虽然也加入了农民起义军,也是因意气相投,为生活计,但本质是难以改变的。

朱仝出身"富户",干的是"专管擒贼拿盗"的工作,因私放雷横被刺配沧州牢城,当吴用、雷横赶到沧州城劝其上山时,他先是正言拒绝:"这话休题",表示"一年半载,挣扎还乡,复为良民。"最后是责怪雷横劝他上山是"陷我为不义"。当吴用用计,命李逵杀了小衙内、逼他上山时,他对李逵恨之入骨,三番五次"要和李逵以性命相搏"。表面上看起来是与李逵的矛盾,实际上是对梁山好汉断绝了他的官路,陷他于"不义"的反抗。他上梁山完完全全是梁山好汉所逼,他又怎不盼招安呢?

再来说说燕青,"这人是北京土居人氏,自小父母双亡,卢员外家中养的他大",可见他完全出身于下层的贫苦家庭。正因为他"吹的、弹的、唱的、舞的、拆白道字,顶真续麻,无有不能,无有不会。亦是说的诸路乡谈,省的诸行百艺的市语,更且一身本事,无人比的",很快成为主人的"心腹",卢俊义亲昵地称他为"我那一个人"。燕青出身社会下层,按理说,他应是反抗最坚决的造反者。但是由于经济地位的改变,燕青也由卢俊义的家奴,上升为头面人物,故同样称梁山好汉为"歹人"。为了保护主子的安全,他愿"服侍主人走一遭",与主人一起去"捉强人"。可以设想,如果真要与卢俊义同行,同时被俘上山,他也会与卢俊义一样"生为大宋人,死为大宋鬼"的。他最后上梁山,完全是伴随主人。在宋江推行招安活动中,燕青是相当卖力的,是他凭借自己"百伶百俐""无有不能,无有不会"的特长,博得东京名妓、皇帝姘头李师师的欢心;是他先以"新莺乍啭,清韵悠扬"一曲吸引了赵官家,然后又以一曲哀伤的《减字木兰花》吐出了真情,讨得自身的赦免;又是他向宋徽宗奏出宋江一伙"替天行道","单杀赃官污吏谗佞之人,只是早望招安,愿与国家出力"的宗旨,顺利地打通了招安的关节,胜利地、出色地完成了招安的准备工作,为宋江招安铺平了道路。

史进、朱仝、燕青、这批人,可以说是随大流的好汉中的上层分子。他们对朝廷是忠心耿耿,对贪官污吏有一定的矛盾,对起义军又视之为敌。上梁山后,他们都在天罡星之列,政治地位较高,思想意识也与朝廷降将、地主豪绅相近。宋江等要招安,他们也就必然符合这种招安观点。

综上所述,在水泊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当中,有一个愿意接受招安的班底子,有一大批随大流的梁山好汉。宋江推行招安,怎能不很快就实现呢?所以说,把招安的责任全部推到宋江头上,委实不公。招安的责任应该由梁山好汉大家来负。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