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的最后时光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汉武帝的最后时光

经过这一系列的打击,汉武帝身心疲惫,这时年纪也很大,六十八岁了。公元前89年,桑弘羊等人上书,建议在轮台(新疆轮台县)戍兵防备匈奴。没有到汉武帝不但没有同意,反而下了个《罪己诏》(又叫《轮台罪己诏》)。大概意思是从我继位以来,对外征战太多,把老百姓搞得很苦,从今天开始让他们好好种地,减轻他们的负担,有伤害老百姓的事情就不要做了。

接下来汉武帝面临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选择接班人。汉武帝总共有六个儿子:刘据、刘闳、刘旦、刘胥、刘髆、刘弗陵。刘闳公元前110年就死了,这时刘据也死了,刘髆因为巫蛊事件不再考虑范围。所以还剩下三个人,刘旦、刘胥是一个妈生的,刘旦被封为燕王,刘胥被封为广陵王。刘旦认为太子一死,继位太子的一定轮到他了,所以派使者到长安对汉武帝说他愿意到长安来守卫。没想到汉武帝大怒,把使者杀掉,又削去他的三个县。这样刘旦没戏了。还有刘胥,这个人身体强壮,力能扛鼎,可以空手与熊、野猪等野兽搏斗,当个将军行,当皇帝恐怕不太合适。剩下就只有刘弗陵。

说到刘弗陵,先要说他的母亲“钩弋夫人”。有一次汉武帝路过赵地,听说当地有个女子很奇怪,从小到大手握拳头张不开。汉武帝就让人把女子找来一看,年轻漂亮,而且真的拳头紧握。到了汉武帝面前,汉武帝轻轻用手一掰,手就松开了,手里有一只玉钩。汉武帝非常高兴,就把这个女子带回宫里,封为婕妤,号称拳夫人。汉武帝把赵夫人的宫殿命名为钩弋宫,所以她也叫钩弋夫人。公元前94年,钩弋夫人给汉武帝生下一个儿子,就是刘弗陵。据说钩弋夫人怀孕十四个月才生产,这跟当年尧的母亲生尧时一样。刘弗陵从小聪明伶俐,汉武帝觉得他跟小时候的自己很像,所以特别喜欢他。汉武帝有意把皇位传给刘弗陵,他让给画一张周公背着成王接受诸侯朝贺的画给霍光,意思是要他学周公辅政。为了防止出现吕后专政的事情出现,汉武帝还把刘弗陵的母亲钩弋夫人赐死。刘弗陵的年纪太小,当时只有八岁,所以汉武帝给他留下一整套辅政班子。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磾(mi四声di一声)为车骑将军,上官桀为左将军,桑弘羊为御史大夫。这套班子既有政治、军事上的人才,又有经济上的人才。

金日磾是匈奴人,而且是休屠王的儿子。当年休屠王被浑邪王杀掉后,金日磾跟着母亲投降了汉朝,被安排在黄门署养马,当时只有十四岁。有一次汉武帝看到金日磾,只见他身体魁梧、容貌威严、目不斜视,就问起他的情况。当时知道是休屠王的儿子时,就给他升官了。金日磾这个人很小心,没有过失,所以汉武帝很喜欢他。很多人有意见,“皇上不知道在哪里得到个匈奴小子,这么看重他。”汉武帝知道后,反而更信任他。金日磾有两个儿子,成为逗汉武帝开心的弄儿。有一次,弄儿从后面抱住了汉武帝的脖子,金日磾看见,生气地瞪着他。弄儿吓哭了,汉武帝对金日磾说:“干嘛生我弄儿的气。”弄儿长大后,行为不检点,跟宫女游戏,金日磾认为他淫乱,就把他给杀了。汉武帝知道后大怒,金日磾把为什么杀掉儿子向汉武帝说明。汉武帝虽然感到很可惜,但从心里敬重金日磾。

下面说说上官桀。上官桀年轻时候有一次跟汉武帝去甘泉宫,路上遇到大风,车子不能前进。上官桀就把车上的伞盖拿在手里,跟着车子走,没有落下。后来下雨了,上官桀就用伞盖给汉武帝挡雨。汉武帝觉得这个人不错,就把他升官了,让他管马。有一次汉武帝身体不太舒服,等病好了去看马,发现马瘦了,大怒,责问上官桀:“你认为我再也看不见这些马了吗!”上官桀磕头说:“我听说皇上身体不好,日日夜夜为您担心,哪里还顾得上看马呀!”话还没说完,眼泪就下来了。要说上官桀这个人真会演戏,不过汉武帝还真吃这一套,认为他对自己很忠心,把他升官了。

上官桀跟霍光的关系还不一般,他的儿子上官安娶了霍光的女儿为妻。另外霍光的另一个女儿还嫁给了金日磾的儿子金赏。

做完了这样的安排后,在公元前87年,汉武帝在五柞宫去世,享年七十岁,谥号孝武皇帝,庙号世宗,葬于茂陵。一般人只知道汉武帝的谥号,对于庙号大概都不知道。庙号制度从商朝开始,庙号有四种,创业的叫“太”、功劳大的叫“高”、世代祭祀的叫“世”、中兴的叫“中”。商朝灭亡后,周朝没有用商朝的庙号制度,用了商朝的谥号制度。到了秦朝把庙号和谥号制度都废除了,因为这样导致“子议父、臣议君”。汉朝又重新实行庙号制度,但用得非常慎重,西汉只有四个皇帝有庙号,刘邦、汉文帝、汉武帝和汉宣帝。

汉武帝在中国历史上还创造了几个第一:

第一、他是第一个用儒家学说统一思想的皇帝

第二、他是第一个创立太学培养人才的皇帝。

第三、他是第一个大力拓展中国疆土的皇帝。

第四、他是第一个开通西域的皇帝。

第五、他是第一个用年号来纪元的皇帝。汉武帝的年号有建元、元光、元朔、元狩、元鼎、元封、太初、天汉、太始、征和、后元。

第六、他是第一个用罪己诏形式进行自我批评的皇帝。

汉武帝被称为“千古一帝”不是没有道理。特别是他晚年的自我检讨,停止了对外用兵,采取了休养生息的政策,因此后来才出现“昭宣中兴”的局面。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