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中国“闪电”换将,全球裁员和预亏下的在华战略如何推进?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汽车 频道  >  正文

宝马中国“闪电”换将,全球裁员和预亏下的在华战略如何推进?

从5月27日最后一次公开亮相,到6月24日确认辞职,突如其爱的这场变动使刘智的离开充满“八卦”色彩。

6月23日晚间,一个微博名为“sTEveNs-”的博主爆料称,宝马中国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总裁刘智已离职。而在此之前,这一人事变动毫无预兆。6月24日,宝马中国确认了这一消息,并宣布自 2020 年 7 月 4 日起,邵宾接替刘智,担任宝马(中国)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总裁,刘智则因个人原因离开。

告别者——刘智

作为宝马首任中国籍总裁,刘智在宝马中国管理层的地位不言而喻。

公开资料显示,刘智于2008年加入宝马,先后在产品管理、经销商管理和销售等业务部门担任管理职务。通过一次次晋升,2016年4月,刘智出任宝马中国总裁,刷新了外企人事任命的纪录,也成为宝马在华首位中国籍总裁。

在刘智担任宝马中国总裁的这4年时间里,宝马在华也进入快速发展的通道。上任后刘智践行A.C.E.S战略生态系统,大力推进自动化、互联化、电气化、共享化,全面主导宝马在华转型升级,在新产品的不断投放下,宝马在华销量也得到了稳步提升。

数据显示,2016-2019年间,宝马在华销量为51.6万辆、59.4万辆、64万辆和72.4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1.3%、15.1%、7.7%、13.1%,增速在德系三巨头BBA中处于中间位置。

2020年在疫情的侵蚀下,身处最先反弹的豪华车市场,宝马的销量也并未受到太多影响。今年1-5月,宝马在华累计销量达28.85万辆,同比增长15.9%,超过奔驰的28.7万辆与奥迪的25.3万辆,位居国内豪华车市场销冠。

宝马CEO齐普策曾公开表示,宝马在中国的产销均有反弹,但欧美市场的需求“非常缓慢”地恢复。可以见得,刘智的离开或与业绩表现以及疫情因素并无直接关联。

而值得关注的是,与刘智离职一同被爆出的还有,“华晨宝马汽车公司经销商发展副总裁肖奕自上周三起被停职调查”,但目前还未有消息表明,刘智的离职与肖奕被停职调查有一定关联。买车网(Buycar.cn)也就人事变动的相关问题联系了宝马中国相关人士,但截至发稿时暂未得到回复。

继任者——邵宾

业内普遍认为,在宝马中国人事动荡的关键时刻,宝马继续选用本土化人才,对进一步强化本土化策略的宝马来说,无疑是明智的。

资料显示,接替刘智的邵宾于2005年加入宝马,曾历任华晨宝马“之诺”品牌总监、宝马中国南区副总裁、宝马中国东南区副总裁、宝马中国北区副总裁等职位,在多个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018年,在高乐被任命为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之后,时任宝马北区副总裁的邵宾升任宝马(中国)汽车贸易有限公司销售副总裁,成为高乐履新后集团本土化战略的核心成员之一。

对于邵宾的接任,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高乐表示:“在过去几年中,我们一直在不断培养强有力的中国本土化管理人才。邵宾拥有出色的能力和丰富资深的管理经验,我们相信他将继续为公司的成功发展做出贡献。”

根据规划,2020年是宝马的“新能源车之年”和“品牌之年”,在纯电动BMW iX3领衔下,集团计划在中国推出17款产品,并将不断加深本土化的进程。但值得关注的是,在特殊时期,宝马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前有竞争对手奔驰和奥迪的紧追不舍,后有全球市场受疫情侵蚀的不确定性。据了解,虽然宝马在华工厂已复工复产,但在海外疫情形势不断严峻的背景下,宝马一些进口零部件和整车的到港速度也受到影响。目前,在市场终端的供货环节已经出现问题,不少经销商坦言有些车型已经快无车可卖。

与此同时,今年5月宝马集团指出,公司将在二季度出现亏损。为此,宝马集团正在进行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大规模裁员。此外,出于费用等因素考虑,日前宝马还宣布暂停与戴姆勒合作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项目。

“后疫情时代,宝马的首要任务是找到公司重启业务的最佳方式。”齐普策曾表示,在中国车市回暖加速的大背景下,宝马应该发挥系统整合能力,持续推进电动化、数字化进程,在危机中寻找机遇,更好地应对当前汽车行业所面临的挑战。而显然,此时的人事动荡对处于恢复期的宝马来说并不是好事。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